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途同归

我和你们的距离 这么远 那么近

 
 
 

日志

 
 

《春宴》:你满目疮痍,我微笑不语  

2011-08-19 11:13:18|  分类: 读书·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宴》:你满目疮痍,我微笑不语 - 这么远那么近 - 书途同归

 

《春宴》我看得比较晚,偶然一天看到她出版人的微博,这才得知,拖了许久的这本书,终于面世了。然后又耽搁了一些时日,这才拿到书,安妮自己的影像做封面还是头一遭,好坏不做评论,细细读完这本书,感受难以言表。
  
我必须承认,曾经我是十分喜欢她,每日与学业为伍,两点一线,唯一可以娱乐的不是网络、不是游戏,唯有书籍,在课上偷偷看,在课余躺下看,吃饭时候抓紧看,看了许多的书。其中最吸引的,就是她了。那个时候的《告别薇安》等给了我莫大的空间,这空间不是其他书籍带来的体验,那是新鲜的、刺激的、颓废的,正如同很多评论中甚至是“残害的”,但她的文字适时出现在当时我乏味的高中学生年代,让我开始向往和渴望。根本管不了书中的文字是真是假是好是坏。
  
在网上订购了《春宴》之后,我从书架里又拿出了《告别薇安》,还有《二三事》,想睡觉之前再翻翻,找找曾经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再看安妮的书了。但遗憾的是,根本读不下去,当时觉得精妙的句子现在归为了做作,当时让人颓败的形象或情绪变成了虚假。最终我我把书轻轻放在一边,关上灯,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也曾经想过,是什么让我们开始彻底抛弃甚至是厌恶了从前呢?文字还是那样的文字,句子还是那样的句子,今天的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兴致甚至没有耐心读下去。那是成长吧,我们都长大了,长大到已经不能够接受许多曾经以为适当或美好的事情,就比如曾经简单的游戏现在觉得幼稚,曾经爱不释手的玩具现在随意的丢弃,就连曾经暗恋的人现在都会觉得当初真是傻了到极点。又何况只是一本薄薄的书呢。
  
所以,我总是在说,不能用今天我们的成长来否定过去的事物,如果否认了过去的种种,其实就等于否定了过去的自己。任何的变化都是可行的顺应的,而作为一名作家来说,他的成长其实也伴随着读者,如果成长的速度远远高于读者,那么读者就会欣然发现作者的深刻转变,一直追随和阅读他的作品,但如果作者的成长速度不如读者甚至是停滞不前,那么读者就会渐渐离他远去。
  
看《春宴》的时候,我就带着这种寻找的态度阅读,一整遍阅读下来发现,她是在成长的,当然这并不稀奇。我在书中看到她说,大意是作品一旦出版,就不再属于自己,不是原先自身写作的状态,它会被流动被社会包华。在她的微博中她也说有的评论是对作品的曲解,是误解。然后我在这条微博的评论中看到一段话,大意是安妮以一种圣母的姿态,凡是对她作品的不好评价,统统归于了“误解”二字。
  
怎么说呢?我自己对她的感受也是复杂的。比起很多人爱的彻底讨厌的彻底,其实更为理智一些,我相信大多数读者都是如此。《春宴》这本书沿袭了《莲花》的风格,以更多哲理性的思考和条条线索贯穿其中,加上主人公的爱恨,组成了一本看似有着非常理智外衣的书籍,但其实如果把那些条条框框都扯开,单独留下故事,不难发现,整个故事依旧是感性的甚至是疯狂的。
  
安妮的每本书,甚至是每一篇文字都有一个核心,这个核心会支撑着她的文字围绕着核心旋转,有些时候我们抓不住这个核心,往往一头雾水,有些时候会被这个内在搅合地很迷茫,曾经年少时会觉得这种便是好的便是让人动容的,而多年过去之后,核心有了变化,我们也有了变化,而在这本新作中,核心其实就是关于对爱的思索以及在现实社会当中如何去求得真正内心所想的感情。
  
书中的几个人物依然是安妮风格,可以说这是她的模式。一个拥有爱但却不敢去爱,把这一切归于命运或宿命,认为一切无力改变;一个认为世间上的万物来来去去都有各自的规律,旁人无从插手无力改变;一个是同遗忘过去毁灭曾经,把回忆当作是对自己未来的拦路石;一个却又在回忆的过程这种无力得发现曾经的印记已经深深烙印在心底,做任何事情试图改变都是徒劳。这书中不管语言或者是人物,都会为这个核心服务,不管是在宗教之下的思索或者是感情之上的形式,都在无形之中告诉读者,这其实就是她要写的,她要告诉的。聪明的读者会各取所需,而在更多人看来,其实就如同是一张张的纸,划上图案,然后拼接起来,才能够组成一副图画。
  
但我坚持要写这篇小评的原因,是我觉得很遗憾的是,从这本书中,依然有非常浓烈的安妮味道,这种味道我觉得不是行文问题、不是风格问题,其实有些著名作家写了一辈子书,都是一样的风格,为何就没有如此多的读者感觉到厌倦或者一再要求换换口味来点新鲜呢?其实究其原因,我觉得这根本不是语言风格问题,而是在这语言风格之下人物形象的雷同意象的相近和读者感受的类似。先不说早起说到安妮大家就会联想的“棉布裙子”、“光脚穿凉鞋”、“女子的颓废”、“白衬衣男子”等等这些固有的形象,单单说到后期当中在感情上的经历和磨难的类似其实也能够让读者渐渐不能接受,一而再再而三,总会有人厌倦。换句话说,一本长篇小说,归根结底是要讲述的一个故事,文字上的精致和巧妙无法遮盖或掩饰人物塑造的淡薄和片面,更无法让大家忽略作品中人物塑造的模式化和固定化,其实我觉得反而会更加的凸显。
  
风格的固定是值得肯定的,标志性的人物和特点在早期或许会给安妮带来非常明显的标签,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而当她已经成为了众人皆知的作家,并且坐拥万千读者的期待,我倒觉得她在保持原有文字风格的基础上,可以换一个视角换一个故事换一个形象来讲述一个全新的故事。只有在那个时候,读者才会觉得新鲜和刺激,并且愿意为之继续的追随和相伴。我不知道安妮是否考虑过这样的问题,或许我的说法也不尽正确,或许这就是安妮看到的感情,她的经历,在我们看过的一本本书中,被反复提到的感情,是美好的、值得人憧憬的,但那确实是容易破碎的,甚至是不太现实的。
  
但必须肯定的是她遣词造句的能力的进步,书中有许多让人觉得美好的单句,那是从《蔷薇岛屿》开始崭露头角,再到《清醒记》的酝酿过度,之后到《素年锦时》的成型,这一步步在文字上逐渐具有哲思和内敛的特质,是读者能够亲自感受到的,她对哲学的思考和对宗教的理解也能够直接在书中有所体现,这是好的。如果读者能够在书中找到可以与自己对应的点,找到共鸣,我想这也是作品最大的意义。
  
文字就如同一个个的地标,从最初开始,就会有无数的游客聚拢于此,他们最开始不知道下一站是什么,于是兴致盎然跟随着你前往,风格类似的“建筑”但却不一样的“风景”依然可以饶有兴致,而当风格类似的“建筑”又有相同或是类似的“风景”或“内在”,就会有游客离去,而当经历了愈久,留下的人就会愈少,最后当筋疲力尽满目疮痍看着自己本精心搭建的地标无人再做停留时,他们都在远处微笑,却不肯再来观赏,那个时候,或许就不知道是谁的悲哀了。
  
更多好书推荐:http://weibo.com/jiawenyu/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0791)|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